欢迎您来到上海交通大学教育学院!
培养

岑逾豪:提升学习收获、促进心智发展

2018-07-15浏览量:360

大学常被视为一段历时四年的旅程。对某些学生来说,这是一段转变思维方式的蜕变之旅。对某些学生而言,大学是挤得满满的活动安排表,但自身的成长与发展并无根本性转变。对一些埋头苦读考研的学生而言,大学不过是高中生活的延续。是什么造成了这种不同?学生成长的金字塔模型可以提供一种解释。

如果说大学生成长是一场向上的攀登,攀登所能达到的高度并非随着入学时间的推移而增加,也并非和个体努力程度成正比,而是在多因素作用下达到的四个不同层级或者“境界”。攀登始于“学生参与”(participation)大学生活的不同子环境,包括课业学习、课外活动等六类情境。攀登的第二层级要求“学生投入”(engagement),包括时间投入、认知投入和情感投入。再上一个层级,要求学生认识并反思大学经历中的“学习结果”(learning outcomes)或收获,包括学业知识技能的习得、个人意识的萌发和社会交往能力的提升。达到金字塔顶层要求个体在意义建构(心智或思维方式)上得到“发展”(development),在认识论维度、个人内在维度以及人际间维度走出“人云亦云”的思维定式,发展内心声音以协调外部影响。形容自己在大学“蜕变”的被访者,往往达到金字塔最高层级,他们能体验并意识到自身深层次变化。与同伴相比,他们对世界、对自己、对人际关系的认识有更成熟的思考和自己的理解。金字塔模型将学生的参与、投入、学习与发展视为成长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每个层级都是实现向更高境界攀登的必要基础和前提条件。

“我觉得我的心态也有很大的变化,包括看很多问题、与人交往,还有对自己的人生的理解。”一位交大毕业生对自己本科阶段成长的总结诠释了理论中最高层级的心智发展。当一个学生不再用成绩、奖项、名牌高校的offer或令人艳羡的起薪定义大学的收获,而是转向内在建构意义并践行内心的承诺、追求人生的意义,即达到金字塔模型中的最高境界。

学习结果:在四个范畴取得收获

“学习”一词通常使人联想到狭义的学习概念,即学业学习;国外高等教育学界对大学生学习结果(learning outcomes)的研究多使用广义的学习概念,汉语中“收获”一词可能是更恰当的翻译。金字塔第三层级呈现学生在大学期间四个范畴的收获,分别为知识、技能、个人意识和社会能力,每个领域又有细分。学习结果必须建立在对有效教育实践的行为、认知和情感投入基础上。上海交通大学“四位一体”育人理念中,“知识探究、能力培养”侧重知识和技能范畴的学习结果,“价值引领、人格养成”强调个人品质和价值观的培养,四者综合一体、不可分割。一流大学教育的学生培养目标不局限于拔尖专业人才、卓越团队领袖和终身学习者,也包括成长为合格的全球公民、社会成员和家庭成员。

学生发展:意义建构方式得到发展

相较“学习结果”相对静止的概念,“学生发展”(student development)这一动态概念关注学生个体在大学期间发生的变化,以及这些变化产生的过程。发展心理学家凯根(Kegan)提出意义建构或意义生成(meaning making)的概念,即个体对自身经历的理解、对所做决定赋予的意义。心智不是单一的认知表现,而是意义建构的能力,是“我们将自己和自己所思、所感、自己与他人关系,以及与自我关系融合一体的组织原则。”个体的意义建构决定个体选择相信什么、如何看待自身以及怎样与人相处。意义建构也可以理解为思维习惯(habits of mind),马济洛(Mezirow)提出“思维习惯比持有的观点更为持久”,指出形成什么观点和如何形成观点两者相较,前者更易变。“我如何认知”、“我是谁”以及“我如何建构与他人的关系”也是中国大学生共同关心的重要问题。

金字塔顶层呈现了学生意义建构发展的三个维度。在认识论维度,学生开始质疑外部权威,用更复杂、多维的眼光看待世界;在个人内在维度,开始由内形成对自己的看法;在人际间维度,学生开始摆脱单纯的对父母、师长的依赖,建立更加互相尊重和互相依存的人际关系。促成个体意义建构方式发生根本性转变、促进内在声音萌芽的正是基于学生对大学经历的积极参与、深度投入和主动反思。绝大多数学生在大学期间遵循外部程式获取知识、定义自己和建立关系,并且很少质疑支配他们的这种外部导向。当生活中出现了新的挑战和困难,处于这一发展阶段的个体无法继续使用外部导向应对生活中的困扰,从而向内寻找新的意义建构方式。

大学教育者:与学生同旅同行

成长旅程须有旅伴同行,伙伴可以是父母、朋友,也可以是高校教育者。学习和发展可以在大学生活各子环境中发生,高校教育者包括课程教师、思政教师、科研导师、学生活动指导教师和宿管教师等都可以设定学生学习和发展的目标。金字塔第一层级,教师的角色是活动组织者,为学生参与提供情境,为学生投入、学习和发展提供基本条件。金字塔第二层级,教师的角色是学生投入的促进者,设计并实施有效教育实践,强调学生投入时间和精力、提出高阶认知要求、创造情感卷入并理解学生的情绪变化。金字塔第三层级,教师成为学生学习的激励者,设定适合学生自身的学习目标并帮助其达成目标,引导学生反思学习收获与自身的不足。金字塔顶层,教师成为学生学习和成长的伙伴,下放权威,同旅同行,鼓励学习者对知识、对自身、对人际关系发展自己的意义建构。

用学生发展理论指导教学和学生工作,提升学生学习收获、促进学生心智发展,大学教育者能够成为学生学习和成长的伙伴,伴随他们成长为成熟的个体。

(作者为上海交大高等教育研究院副研究员,主要研究大学生发展、高校对学生的影响。曾获全国教育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上海交通大学首届青年教师教学竞赛一等奖等荣誉)

作者:岑逾豪
供稿单位:高等教育研究院